当前位置:首页 > 尹飞虎 > 正文

应莹掀翻天齐锂业?

摘要: 作者: 张丽华 杜卿卿 7月10日晚间,徐翔妻子应莹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发表股评,点评天齐锂业(00246.SZ,0969...

  作者: 张丽华 杜卿卿

  7月10日晚间,徐翔妻子应莹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发表股评,点评天齐锂业(00246.SZ,09696.HK)股价。7月11日天齐锂业低开,随后股价跌停。

  7月11日,A股大盘在上涨两个月后,上证指数下跌1.27%,创业板综指下跌1.57%。其中锂矿板块以整板块5.76%的跌幅,位于跌幅板块首位。此前市场热门的锂电池、盐湖提锂、新能源车板块均列板块跌幅较前位置。

  截至7月11日收盘,天齐锂业总市值1967亿元。有市场评论认为,“一句评论,天齐锂业200亿市值没了,带翻新能源赛道集体重挫”。

  应莹回应第一财经记者,她并没有想到天齐锂业的跌停。她认为天齐锂业价格已高估,“只是对粉丝提示一下风险”。

  天齐锂业股价在4月27日下挫到58.05元的位置后,强劲反弹,7月6日上摸最高点148.57元,区间最大涨幅高达156%。

  7月11日开盘,天齐锂业以-3.38%的位置低开,随后半小时内,股价打到跌停,10点14分跌停被小幅度撬开,但随后很快便趴在跌停板上。尾盘时,天齐锂业再度撬板,收盘报收下跌9.16%,收盘价为134.45元。

  市场人士认为,锂矿、新能源赛道的个股近两个月来出现了大幅度的反弹,再加上欧洲新能源政策有所倒退,赛道个股本身即存在下调动能,应莹此时发言“踩中调整节奏”,以致备受关注,并非应莹个人影响力所致。

  徐翔出狱已近一年时间,但除了为文峰股份资产收购案发过声之外,此后寂静无声。而应莹自2019年七夕,在微博发布“苍天在上,我要离婚”的声明以来,一直为夫妻财产的甄别和执行奔走呼告,以求从夫妻共同财产中分割个人合法财产。直至上周以来至今的两次公开股评,再次被置于聚光灯下。

  “向粉丝提示风险”

  此番股评,应莹表达了对大盘的看法,认为:市场从4月27日2863点反弹到3424点,一个重点驱动因素是宽松货币政策。流动性宽松是反弹的驱动力,如果这个政策发生改变,那么反弹结束。

  这是应莹继上个周末后的第二次公开股评,两次股评均发表在应莹个人的公众号上。此前,应莹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她希望自己能够每周写一篇复盘心得。

  据记者了解,徐翔于2015年末案发后,其家庭相关的股票账户均被冻结。再早前,应莹回应第一财经记者,“我没有股票账户,也不买卖股票”。此番第二次发表股评,应莹再次重申,“我不炒股的,一股都没有”。

  据记者了解,应莹除了在两个月前被提名为宁波中百(600857.SH)董事会新任董事候选人之一,目前并未在任一具体单位供职。

  应莹早前曾任职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。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显示,应莹的“一般证券从业人员”执行登记,已于2009年2月离职注销。

  应莹在股评中提到,天齐锂业戴维斯双击已达顶峰,价格已高估。

  应莹回应第一财经记者,她并没有想到天齐锂业在11日会跌停,作出天齐锂业价格已高估的判断,是基于天齐锂业的整体市值,“只是对粉丝提示一下风险”。

  一位有操纵类案件查办经验的人士对记者表示:如果提前配合资金布局,可能会构成“抢帽子”,但如果只是个人点评,没有资金配合的话,很难去判定违反了什么法律法规。

  应莹第一次在个人公众号和个人微博上发表股评是在上周末。彼时,应莹用130字对上周市场热点和板块进行评述,虽然言辞中亦涉及个股,但仅是描述性文字,并没有对股价做出点评。

  “基于天齐锂业总市值的判断”

  对于其戴维斯双击已达顶峰的判断,应莹表示是基于这一股票目前总市值之下的一个判断。

  对应莹的评论,天齐锂业公司未做评论。

  从行业高峰时收购海外锂矿,致公司遭遇债务危机,再到2021年新能源赛道大火,天齐锂业一直处于市场热点巅峰。记者采访了多位市场人士,对于天齐锂业的估值,看法不一。

  一位长期关注新能源赛道股票的个人投资者杨先生认为,天齐锂业两个多月来,区间最高涨幅近160%,短期内这一快速猛烈的涨幅,本身就存在调整的要求。“再加上,欧洲新能源推进力度趋于保守和疫情的反复等因素的叠加,才是11日天齐锂业大跌的真正原因,并非应莹个人的影响力所致。”

  7月11日,A股市场上,汽车、电池等行业都出现了调整。融捷股份、盛新锂能盘中触及跌停,赣锋锂业盘中跌超7%,板块内个股无一飘红。

  某券商金属新材料首席分析师对记者表示,天齐锂业所处的锂电池上游资源性行业,短期内资源价格涨幅过高。“五六万元一吨成本的锂辉石矿,再加上二三万元的提炼加工费,但最终卖给下游的价格达到四十七八万元一吨,如此暴利并不利于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健康发展。上游锂矿价格高烧不退,将迫使行业向钒电池、钠电池等材料转向,这是行业和A股市场资金担忧锂矿股票有下行风险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”

  而行业和市场资金对锂矿上游的担忧,必然会在市场上有所反应。“锂矿价格和锂矿股票的价格不可能高到天上去。”

  在上述分析师看来,理性来看,以二十年天齐锂业年均100亿净利润来做净现值回归,天齐锂业的估值在2000亿是比较合理的。“也就是说,目前的市值可能已经透支了天齐锂业未来十年的价值。但不排除受市场情绪和赛道情绪的影响,其股价围绕这一市值上下大幅波动。”

  应莹在点评天齐锂业时,还谈到了戴维斯双击,其指天齐锂业戴维斯双击已达顶峰。

  证券市场上的戴维斯双击,指的是影响股价的两大因素——估值和每股收益同时出现了上升;相应地,戴维斯双杀,指的是这两大因素,同时出现了下降。

  杨先生表示,谈到戴维斯双击,天齐锂业目前最多只有一击,即:业绩大幅上涨。另一击,估值的提升并没有出现,“相反,随着天齐锂业的每股收益逐季快速下降,其估值是一直在下降,而且可以肯定Q2之后还将大幅下降”。

  2022年一季度,天齐锂业主营收入52.57亿元,同比上升481.41%;归母净利润33.28亿元,同比上升1442.65%;扣非净利润28.34亿元,同比上升1883.09%。

  市场各机构对天齐锂业2022年、2023年、2024年的净利润一致预测为117亿元、133亿元和165亿元,以此计,天齐锂业目前股价所对应的2022年、2023年、2024年动态市盈率仅为17倍、14.77倍和12倍。

  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,目前锂矿业上游的冶炼企业,在今年上半年主要的销售业绩,消化的是较早之前的低价库存。“基本上是9个月前的库存,有的甚至可能长达一年前的库存,因此今年上半年利润表现较好。”

  低价库存消化完后,消耗的将是较近时间、成本较高的库存,“如果长期包销协议价格无法提高,后期利润增长势头可能会压缩”,上述分析师表示。

  应莹再三强调,其对市场的点评言论,与徐翔无关。应莹表示,自徐翔出狱,自己与徐翔无法联系上,“他手机都关机了”。

发表评论